当前位置: 当代女报 > 女报新闻 > 详情

母亲是一座挺拔的山,母亲是一方温柔的水——渭北女杰李盛云

发布时间:2018-04-16        来源于:当代女报

分享:

对于母亲李盛云,黄西平印象很深,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母亲很善良,很坚强也很能吃苦。”我们的到来,一下子勾起黄西平深深的回忆。

 

 

记者  孙兴利  孙伟涛

 

       3月30日,虽然进入了春季,但是渭北高原还是有点寒意。在三原县陵前镇黄家窑村,记者见到了80岁的黄西平老师,他是渭北革命先烈黄子文的儿子,对于父亲,黄西平没有太多的印象,但是对于母亲李盛云,黄西平印象很深,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母亲很善良,很坚强也很能吃苦。”我们的到来,一下子勾起黄西平深深的回忆。

 

艰苦年代  母亲是一座挺拔的山

 

       黄西平说:“我母亲是富平淡村人。十八岁时和我父亲成亲,就跟着父亲东奔西跑的,张邦英、杨再泉、陈学鼎、陈国栋……他们都跟我母亲很熟,见了我母亲都叫李大姐。”

 

       黄西平回忆说,1930年,国民党疯狂抓捕和迫害他的父母。在组织的安排下,这年冬天,父母一起到中共北方局,被分派在天津做地下工作。在天津住了三天,组织安排父亲去山东执行任务。已有身孕的母亲一个人住在法租界,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开展对敌斗争。当时由于叛徒出卖,天津地下党机关遭到破坏,他的母亲被捕入狱,先关在天津,后转至北平监狱。在狱中,母亲生下了他的大哥,给哥哥取名黄北平。后来在党组织的多方营救下,加之母亲始终未透露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1931年冬,国民党只好以“共党嫌疑,查无实据”的名义将母亲和哥哥释放出狱。

 

       1932年,黄西平的母亲李盛云辗转回到三原武字区,协助父亲开展武装斗争。

 

       1933年5月,刚刚取得反“围剿”斗争胜利的红26军回到照金,杜衡即以钦差大臣自居,推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不顾刘志丹等人反对,强令红26军南下创建渭华根据地。途中,杜衡借口向省委汇报工作,私自离开部队,不久在西安叛变投敌,破坏了整个陕西省委。红26军渡过渭河后即陷敌重围,苦战竟月,终败南山,上百忠勇红军战士血洒秦岭。

 

       当时,正在渭南开展工作的李盛云接受了一个新的任务,接应从秦岭中突围出来的刘志丹、王世泰等红军领导人返回照金。当时国民党节节封锁通往照金根据地的道路,连阴雨一直下个不停。刘志丹、王世泰等红军主要领导人都带有武器,无法通过渭河渡口。

 

       黄西平说: “母亲带着哥哥住在一个老同志家里,刘志丹和王世泰来了后,大家商量了半夜,说好由母亲和王世泰假扮夫妇,带枪过河。刘志丹和我父亲在两个水性好的同志协助下泅渡过河。刘志丹担心母亲的安全,我父亲说不要紧,说我母亲胆子大心细不会有事的。后来就连夜蒸好了献钱(祭品),准备了火纸。”

 

       第二天,雨依然下个不停,道路泥泞不堪。李盛云打扮成一个农妇,身穿孝服,提着一个大马笼子,上面放着祭品,底下放了两把短枪,腰中别了一把。王世泰腰中也别了一把短枪,抱着黄西平不满3岁的哥哥。他们从华县赤水镇出发,冒雨向渭河渡口走去。

 

       渭河两岸都有敌人的封锁线和关卡,在南岸的渡口,敌人挡住了他们,问到哪里去,李盛云从容相答:“去河北,我娘家在那,母亲不在了,过祭七,我两口子回去吊孝。”敌人见她不慌不忙,盘问不出什么破绽,又不想沾上晦气,就放了行。

 

      乘船过了渭河,走了十多里来到一个水渠边,渠两岸是高大的柏树,王世泰歇在地上,长出一口气说:“敌人再问就出问题了。”

 

       李盛云问:“出了问题咋办?”

 

       王世泰说:“我把孩子给你搁下就跳河。”

 

      “你跳河了我娘俩咋办呀?”李盛云惊讶地问。

 

       王世泰笑答:“那我可就管不着了。”二人轻松地说笑一回,一路向北来到接头的地方,刘志丹等人也顺利过了河。之后,刘志丹、王世泰等人装扮成货郎,货箱夹缝中藏着李盛云运过渭河的枪支,辗转两个多月,于1933年10月4日(阴历中秋节),终于回到照金。

 

       部队北撤照金后,李盛云和黄子文再次离别,先后在西安、户县、华县等地开展地下工作,直到1935年回到陕甘边根据地,夫妻俩才重逢。之后,由于工作的需要,他们也是聚少离多。抗战期间,李盛云先后在甘肃庆阳、陕北瓦窑堡、安塞等地从事妇女及部队供给工作。

 

       1947年,黄子文牺牲半年后,李盛云才得到消息,那一天,她一个人躲在窑洞里,偷偷哭了一整天。

 

 

建设年代  母亲是一方温柔的水

 

       黄西平说,解放战争时候,由于国民党部队进攻解放区,母亲带着他上了马栏山,山里群众很好,一听说父亲和母亲的名字,都知道,帮助母亲和他度过了艰难日子。后来母亲忙于革命工作,先后辗转把他放在三个地方隐蔽生活。他那时候很小,只记得每次母亲来看他,都是急匆匆的。后来解放了,母亲在西安工作,由于身体有病,就带着他和哥哥、姐姐三人回到了老家。

 

       1983年,李盛云去了一趟北京,回来高兴地对黄西平说:“我到北京见到了你邦英叔叔,都挺好的。”黄西平说,母亲高兴了很长时间。

 

      黄西平回忆道,文革时期母亲也受到了冲击,造反派罗列了很多所谓“罪状”,母亲天天受批斗。后来平反后,谈起往事,母亲很淡定,告诉他:“共产党永远是为人民的,我受一点委屈有啥关系,要相信党,不会冤枉自己的同志的。”

 

       改革开放后,来家里找李盛云的,都是农村一些穷人,她整天为他们事情奔忙,家里事情从来不管。黄西平说:“有一年,王世泰叔叔来我们家,祭奠了我父亲后,坚持要和我母亲吃一顿饭,母亲很高兴,就在陵前镇请王叔叔吃了家乡小吃。”

 

       黄西平说,母亲在世时候,现在的《当代女报》张军朝社长曾经采访了母亲。谈起父亲黄子文,当时母亲眼里噙满泪花说:“我老汉(母亲总是这样称呼父亲)是个直肠子,一辈子拿枪杆子,不知道拐弯抹角,对革命忠心耿耿,38岁上牺牲的。几十年的经历,两三个钟头说不完……小道口就在村子上边,那一仗是个赢仗,还得了一挺机枪,咱们村的刘学臣、烟掌村的马志英都参加了,其他人都没事,就折了他一个……”她又一次沉浸在悲伤的回忆里。

 

       谈到如今的生活时,李盛云高兴地告诉张社长:“解放后,我在西安工作,后来有病就回来了。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五六十岁了,生活都好,女子在西北设计院工作,小儿子教书,在县上的中学当教务主任。1983年,我到北京去了一次,见到了很多在一起闹革命的老人,都挺好的。”

 

       黄西平说,母亲已经离开自己18年了,母亲对自己影响很大,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所以直到现在,他都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这也是母亲对自己的期望。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