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代女报 > 女报新闻 > 详情

印象桂林

发布时间:2018-02-07        来源于:当代女报

分享:

一出机场,空气中氤氲着的潮湿气息是我对桂林的最初感觉,也是留在记忆里最深的感觉,对于我这样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而言,环境对感官的冲击显得新鲜独特。前两天看到关于《印象刘三姐》破产重组的消息,心里暗生讶异,对于桂林这座城市和与大学同窗一同旅行的记忆碎片又一点点拼凑起来,美好又有些遥远。

 

一出机场,空气中氤氲着的潮湿气息是我对桂林的最初感觉,也是留在记忆里最深的感觉,对于我这样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而言,环境对感官的冲击显得新鲜独特。前两天看到关于《印象刘三姐》破产重组的消息,心里暗生讶异,对于桂林这座城市和与大学同窗一同旅行的记忆碎片又一点点拼凑起来,美好又有些遥远。

 

传说的那句“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确有其道理,整座城市就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山不高,但一座座拔地而起、绵延百里,水不深,却碧绿又清澈,甚至看得见水底植物石子的形状样貌,捧一把江边的流水,都觉得那般清透是大自然的馈赠。在船板上享受着清新微风的洗礼,江水中时而会有打渔的木筏从旁慢慢飘过,木筏上的船夫扶着浆,戴着棕咖色的草编帽,悠闲地看向江的某一处,深邃悠远。天边层层叠叠的云朵在阳光的映射下与碧绿绵延的山连成一片,给原本就瑰丽清新的画面又添加了明媚鲜艳的色彩。

 

如果说白日里的漓江是清透深邃的绿色,那夜幕下的漓江就是跳跃萌动的五光十色。《印象刘三姐》是在漓江上打造的山水实景演出,两公里的水域和十二座背景山峰构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天然剧场,千名演员在山水间歌唱舞蹈、灯光在山水间闪烁悦动、独特的烟雾效果创造出如梦如诗的视觉效果,剧场音效和演员悠远的嗓音在山水间缭绕回荡,那一刻你会感叹大自然的美妙和神奇,想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净收眼底封存进记忆,你会感叹导演和演员的智慧与才华将一切融洽的如此美妙贴切。

 

 

近一个小时的演出短暂珍贵,散场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赞美和议论声中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青山碧水的漓江是阳朔的一个名片,另一个便是游客都会慕名而来的西街。我们宿舍6个伙伴就住在离西街口不远的民宿中,青黛色的槟榔纹大理石路面在光影交错中明暗相间,两侧清代遗留下来的砖瓦房早已装扮成各式各样的民宿、酒吧、餐馆,这里也是中国的第一条洋人街,最大的外语角,据当地的朋友介绍,很多旅行至此的外国人爱上这里的山水,就会留下开一间想要的店铺或者长租在这里。

 

我们随意漫步至一间小酒馆前,店门前浓浓的“雷鬼”装饰风格吸引了我,和同伴们商量之后我们决定进去坐坐。酒馆里空间不大,一侧墙面上密密麻麻都是来这里游玩的旅客与老板、乐手的合照,大小不等的相框随意镶嵌在墙上,节奏跳动的牙买加民俗音乐在店内回旋,角落里的架子鼓安静悠然地摆放在那里。头发蓬松爆炸的老板过来招待我们,他简短的说了问候的英文后开始调制招牌的酒水,在后来的聊天中我们听闻了这个瑞典男子旅居阳朔的点滴故事:他白天徜徉在山水之间,夜晚沉淀在自己喜爱的各类音乐中,和各地的人问好、聊天说再见,这个天地灵气的小镇和文化习俗吸引着他这样的异国人,他心无旁骛的按自己所想生活,现在想起来我忘了那家小酒馆的名字,忘了瑞典老板的样子,忘了店里放着那首节奏明快歌谣的名字,但一直记得瑞典老板那种自由淡然又顺从内心的生活方式。

 

 

从酒馆出来,空中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街旁的图腾染布、刺绣荷包、挂袋饰物的摊主开始收拾着自己兜售的物件,这些摊点给本就繁华的小镇又添了一笔。但这也是我略感遗憾的地方,西藏八角街、云南丽江古城、浙江乌镇……当你发现每一个闻名遐迩的古镇街头售卖的物品多少都有些雷同类似,你会有点遗憾丧气,遗憾程式化的商业氛围让很多别具匠心的民俗古色失去的意味,丧气随地可见的旅游纪念品没了本该存在的意义。

 

回到民宿之后,我们几人挤在一间屋里畅聊到半夜才纷纷散去,迷迷瞪瞪地倒头就睡。那时候总觉得相聚非常容易,回头再看各自都奔走在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中,过去的每一次旅途都成了最弥足珍贵的画面。

 

如果前一天有对旅游区商业气息浓重的遗憾,后来旅行中黄络瑶寨村落的民俗和生活方式让我全然拂去了意犹未尽感觉。随着车子一圈圈环绕在山间,我们来到了龙胜各族自治县和平乡平安村的龙脊梯田,满眼层层叠叠的绿色梯田盘绕山间,蜿蜒如春螺,披岚似云塔。小路悠悠地,曲曲绕绕在跌宕的梯田里,像一缕细线。站在高处仿若空气中都是绿意绵绵的气息,心神向往。车子再往深处开,我们到了有“长发村”之称的黄络瑶寨,龙胜县主要分布着五个民族,全国只在龙胜这个地方有红瑶族。溪水两侧分住着近百户红瑶村民,他们那种木质吊楼蕴含着你在别处看不到的特色和味道,有些房屋里还摆放着毛主席挂像,手工制的织布机在很多人家中依然摆放着。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山寨,从进村开始就看到每个村民都身穿刺绣着精美花纹的瑶族服饰。

 

在童话中,被困在高塔上的莴苣姑娘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可以垂下来将王子从地面拉上去。瑶家女子把自己的头发视为第二生命,她们18岁成年剪一次头发,从此不再剪发。

 

 

我们观看了瑶族民歌舞蹈,伴随着年长者长发梳妆的表演,黝黑的长发在她们的手中娴熟地梳理,没有任何的发卡、饰物,瀑布一般的长发盘得结结实实,好似一顶帽子。五六十岁的瑶族阿妈黑亮的头发间没有一根白发,她们一生都用发酵的淘米水来洗头发。朋友父亲向我们介绍,黑色手织布包裹起长发的是未婚的阿妹,她们的头发不准任何人看到,只有在洞房花烛夜那天,由新郎亲自打开,丈夫是第一个看到她长发的人。黄洛村中始终保持着这一风俗,这也是区分红瑶族女性婚否的一个重要标志。表演的间隙,好客的瑶家人端上油茶和米酒请游客品尝。很多木质的房子建在山间,我们向上走的时候会看到背着柴火背篓的瑶族女性,红瑶族依然保持着母系氏族的方式,女人承担的事情比较多,女性下地干活,家里来了客人也由女人来接待,男性主内,家务、看孩子、做饭等都由男人来承担。

 

溪水潺潺,淳朴的村寨没有现代化的气息,他们用手工缝制图腾花纹,用木质织布机制作衣物,但在这里你能感受到很多生活本该有的模样,不是淹没在各种现代化工具中的那种奔忙和疏忽。

 

想起木心的诗:从前的日子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精彩推荐